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解读2016年尼日利亚经济走势

    近日被尼日利亚向世行和非洲发展银行紧急借贷35亿美金的文章刷屏,敬以此文章献给出口尼日利亚的朋友们分享:
 
    尼日利亚的财政危机从去年油价下跌时就已开始,逐步恶化到今天有多重原因:经济基础薄弱、油价持续下跌、选举和换届耽误了一些时间、政府反应不够迅速,等等而政府国际借贷和奈拉贬值只是冰山一角,海平面下是深的无底的冰川,尼日利亚这艘巨航是否会沉没,取决于驾驶舱内的每一个人。
 
   先说油。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产油国,虽然石油在其GDP的比重不超过11%,但却占据政府收入的~75%和**收入的~90%。尼日利亚的政府收入对石油的依赖有多严重呢?
   举个例子:尼日利亚的GDP是肯尼亚的7-8倍,但政府的非石油收入却几乎相当;尼日利亚的非石油GDP和比利时相当,而政府的非石油收入却不到比利时的1/20。于是,当石油收入一步步萎缩时,尼日利亚必须依赖有限的财政收入去支撑一个人口、面积、社会问题都远比肯尼亚和比利时要复杂的国家。

 
财政危机会带来什么问题?这里说三个主要方面:
一是农业:农业是占GDP最大的行业(超过18%)——虽然如此,但自从上世界70年代第一桶油破土而出,农业就渐渐衰败到极低的发展水平,整个价值链从生产、运输和存储、加工、销售都是节节衰退,大部分农产品依赖进口,包括大米和番茄这些需求最旺盛的农产品。生产方面,大部分农民连基本的化肥和种子都无法购买,因而政府几年前出台了农业补贴计划,贴钱给农民买化肥和种子(题外话:上届政府里,农业部长算是数的上的稍微有点贡献的官员之一)。一旦财政收入有大缺口,就会直接影响农业补贴计划的执行宽度和广度;加之农业商品化不完全(在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由私人部门推行的pre-productionprice contract还未在尼日利亚盛行),农业行业发展和尼日食品供给将会直接受到影响。

二是基础设施:由于政府没钱,很多基础设施项目的应付款一拖再拖,直接影响基础设施进度和海外投资者/开发商的信心。而基础设施的好坏又会影响到农业、制造业、贸易的运输和价值链……

三是公共部门:政府官员、军队和警察、公共医院医生、公立学院教师拿不到工资,怎么维持政府运作?怎么打博科圣地、减少HIV或者怀孕死亡率、普及基本教育?去年,数十个州出现各种工资和养老金拖欠,完全影响了公共部门运转的效率和质量。
 
除了财政危机,还有**危机。在尼日利亚黑市价格才是真正反映市场价格的。奈拉随着油价一路贬值(从14年的160到最近300),除了**储备减半、政府不得不大力收紧美元交易,还深深影响了经济的方方面面。
一是贸易:  GDP成分里第二大项(占超过15%)。卖油赚的美元越来越少,怎么支付那些由美元标价的进口产品呢?

二是制造业:很多制造业原材料依赖进口,进口稀缺将导致制造业搁浅、进一步的商品供给紧缺和通货膨胀。

三是银行:尼日利亚前14大银行均为商业银行,且都有高得惊人的借款给石油行业。
石油公司的低收入和运营不善将大大提高银行的坏账。其实,尼日利亚的银行业崛起强烈依托于石油,长久以来Corporate Banking最为发达(一批当年英国Citi培养的优秀银行家),而Retail Banking十分初级(尼日大约70%的人口没有银行账户),银行业如何生存、未来如何吞并和整合,也是值得观察的。

四是整体私人部门的投资,包括新型产业。拿电商举例,尼日的两大电商Jumia和Konga的资产背景分别是德国Rocket和南非Nasper,电商在全球的发展经验都是前10年猛砸钱(阿里是平台,因而例外),有了市场份额后逐渐盈利。Jumia和Konga过去几年都是高额亏损——很多钱花在市场推广和补贴物流上,也有价格竞争和一些运营低效的成本。如今和往后,奈拉的贬值将让电商的海外股东重新估计投入和预期收益,很可能撤资或者减少后续投入。对于尼日利亚这种经济单薄的国家,财政危机和**危机完全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通胀、经济萎靡、全民消费和收入下跌、政府税收更加变少、社会矛盾加剧、国家不安全因素增强……
 
那么政府的作为呢?
布哈里自2015年5月上任前后,先后跑了英美、伊朗、南非(为了见中国)、迪拜等,根本目的不是借钱就是谈油,80多岁高龄还如此辛苦,也不容易。然而,他毕竟不擅长经济,加之作风谨慎保守,APC和政府内部斗争严重(APC党首不是他),能否在需要政府快速有效做出反应时化解危难,目前看来不容乐观。他的内阁中,有能人任要职(比如商务部长、规划部长、电力和住房部长、石油部长等),有冷门(比如资历不怎样目前也没啥作为的财政部长,多为政治筹码),有尚待观察(比如农业部长,看起来只是个会种小农场的老大爷而已),有无法评说(比如贪污到一定境界的道路部长,多为回馈选举支持)……这届政府如何守住最困难的时刻,调整尼日利亚的航行方向并维持航船运行动力,还是未知数。
(这也是为何我作为外国人都对上届总统Goodluck如此忿恨,他在尼日利亚经济最好的时期把国家掏空成一个空壳子,然后挥挥衣袖带着巨额私人资产和平卸任。)

除了大举借债,政府能做却尚未做的似乎有很多,比如取消燃油补贴(从去年提到现在,依然未果)、完善税收制度打通财政收入其他渠道、尽早衡量货币贬值的好坏并采取更可持续的措施、农业和基础设施行业尽量多获得国际援助和私人部门支持、等等……
 
那尼日的未来机会在哪里?简单回答就四个字:人口红利。
2050年,尼日将会在印度和中国之后成为世界人口第三大国,一个巨大的市场需要被填满,一批为数众多的青年劳动力可以推着这个国家往前迈进。看尼日利亚历史,如今的局面和上世纪80年代油价危机有诸多相似之处,而唯一全然不同的就是借由人口和市场发展起来的欣欣向荣的私人部门。而悲观的是,越是发展中国家,政府的作用愈加重要,如何制定政策、规范市场把人口作为优势而不是负担,是尼日利亚亟需想清楚的问题。而它从建国起,还未有幸迎来一位特别能干和突出的总统,或许这还是要等到更远一点的未来。
 
布哈里预计2016年1/2季度访华,中国能扮演怎样的角色呢?大概有三点,
一是资本转移和产能输出方面,援助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但一定要谨慎考虑货币影响下的投资回报率,当然也可以物物交易。

二是为了5-10年、以及更长远的将来,为私人部门在尼日利亚的人口红利中获益打基础、尤其是新型产业争取得到second-mover advantage,可做的比如软性的学生交换、医疗等。

三是国防,尼日的恐怖主义在过去8年很大的制约了北部的繁荣,中国或许可以加大国家维和来间接支持尼日利亚。
另一个角度想,或许尼日利亚的复杂局面也是考验这一波“中国走出去”的央企、民企和非营利组织的试金石:战略是否周全、运行是否有效、文化是否能融入。至于其他的,“砸钱买外交支持”这种事在非洲一般不太靠谱、缺乏可持续性——非洲大多国家政治连贯性不够强,除了总统赖着不走的那些国家,几个非洲大国未来的领导人此刻可能是在英美受着精英教育、对中国没什么太大好恶的愤青。
 
补充说明:
1)数据多为2014年官方数据——关于尼日利亚的发展指标,世行等国际组织的数据很多不靠谱,虽然政府官方数据也不怎么靠谱。
2)贪污这事儿在尼日是司空见惯的、当然有些贪污严重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媒体也是各种曝,民众各种流传。
3)这里主要谈低油价的影响,关于石油行业其实很值得说,比如政策落后到石油法案Petroleum IndustryBill从07年拖到现在,比如炼油能力极低是因为利益相关者的百般阻挠,等等。
4)另一些很有料的行业,比如过去几年增长最迅猛的房地产(占GDP约12%)和电信(约8%)。
 

上一篇:尼日利亚Nigeria州政府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4-2015 .上海世检 版权所有 Power by Shanghai Shijian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4013887号-1